• <legend id="k03dm"></legend>

      <legend id="k03dm"></legend>
    1. <listing id="k03dm"><thead id="k03dm"></thead></listing>
      
      <listing id="k03dm"></listing>

      <listing id="k03dm"><dd id="k03dm"></dd></listing>
      <code id="k03dm"></code>
    2. 新華網 正文
      樊錦詩:心之歸處是敦煌
      2019-10-29 08:33:30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視覺中國

        “如果還有下一生,依然還是原來那句話,我為敦煌奉獻一輩子是值得的,無怨無悔?!?/p>

        有一位南方姑娘,在西北的敦煌大漠待了56年;

        有一位學者,平時只做了一件事:研究、保護和弘揚敦煌文化;

        有一位耄耋老人,被冠以“敦煌女兒”的稱號;

        她就是原敦煌研究院院長樊錦詩,是繼常書鴻、段文杰之后的第三任“敦煌守護神”。

        最近,樊錦詩獲得“文物保護杰出貢獻者”國家榮譽稱號,并隨后赴香港領取了第四屆“呂志和獎——世界文明獎”。收獲了諸多榮譽,她卻反復強調:“我不過是一個尋常人,所獲的榮譽實際上屬于從事文物保護工作的整個群體?!?/p>

        一輩子和敦煌連在一起

        受愛好藝術的父親影響,樊錦詩從小喜歡徜徉在博物館、美術館,很自然地知道了敦煌,并對這個藝術寶庫充滿神往。

        1962年,樊錦詩和另外3名同學一起,來到敦煌實習。那是她第一眼見到敦煌,黃昏下的莫高窟古樸莊嚴,遠方鐵馬風鈴錚鳴,好似敦煌千年的耳語。樊錦詩被它跨越千年的美震撼了。

        她和同學們跑進石窟,看到大大小小的佛像雕塑和“天衣飛揚,滿壁風動”的壁畫,滿心滿腦只有:“哎呀,太好了,太美了!”

        然而,與洞內的神仙世界、藝術宮殿形成鮮明反差的是,洞外的生活艱苦異常。

        莫高窟位于甘肅省最西端,氣候干燥,黃沙漫天,與世隔絕,渺無人煙。雖然說對大西北艱苦的環境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水土不服的無奈、上躥下跳的老鼠后來想起仍叫人心有余悸。到處都是土,連水都是苦的,實習期沒滿樊錦詩就生病提前返校了,也沒想著再回去。

        沒想到,畢業分配工作,樊錦詩卻偏偏被“發配”到敦煌這片貧瘠的大漠。父親擔心女兒身體吃不消,特地給學校寫了一封信,請求學校重新考慮樊錦詩的工作分配。當時國家正在提倡學雷鋒?!皣业男枰褪俏覀儌€人的志愿?!狈\詩說。她不愿說一套做一套,當國家真正需要的時候就把父親搬出來。于是信件被樊錦詩悄悄“扣”了下來。就是這么一個單純得近乎“傻”的想法,讓她的命運一輩子和敦煌連在了一起。

        命定的石窟“守護神”

        “此生命定,我就是個莫高窟的守護人?!狈\詩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隨著莫高窟的知名度越來越高,不少人打起莫高窟的主意,想把莫高窟變成“搖錢樹”。樊錦詩非常憤怒:“不是什么都可以拿來做交易的?!?/p>

        為了給莫高窟撐起一柄保護的大傘,樊錦詩拿起了法律武器。

        在她的推動下,2003年,甘肅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準頒布實施《甘肅敦煌莫高窟保護條例》。此后,《敦煌莫高窟保護總體規劃(2006—2025年)》也得以頒布實施。樊錦詩曾在采訪中語氣堅定地說,不能讓人隨便動莫高窟。

        有人覺得她傻,有錢不賺,然而對于樊錦詩而言,她只想要守護敦煌,保護文物,把莫高窟完完整整地傳下去。

        她深知莫高窟會慢慢走向衰老甚至消失,這是不可逆轉的自然規律。但她不愿任憑其消亡,而是想辦法盡可能延緩它的衰老,延長它的壽命。

        為了更好地保護莫高窟,樊錦詩積極謀求國際合作,開創了中國文物保護領域國際合作的先河,將石窟保護從過去單一的搶救性修復,轉化為系統地科學保護修復,使洞窟環境保持安全穩定,最大限度地阻止或延緩壁畫和彩塑病害的發生乃至最終劣化,做到防患于未然。她還在各大景點中對莫高窟率先實現限流。

        經過幾十年的努力,如今莫高窟配備了高科技大數據監測中心,每一個開放洞窟和部分重點洞窟均安裝了溫度、濕度和二氧化碳傳感器;在監測中心,裝置了能夠顯示莫高窟窟區大環境、洞窟微環境、游客數量、參觀線路、安防情況等多個內容的屏幕;24個屏幕組成的大屏上實時傳送著各個洞窟和窟外情況的各種監測數據和畫面,以便管理人員能及時了解掌握最新情況。

        讓千年瑰寶“活”得更久

        1998年,樊錦詩擔任敦煌研究院第三任院長。一個尤為迫切的命題擺在她面前:在自然環境破壞、洞窟本體老化與游客蜂擁而至的三重威脅下,如何讓這些存留千年的脆弱藝術瑰寶“活”得更久?

        一個大膽的構想在樊錦詩心中漸漸清晰起來——為每一個洞窟、每一幅壁畫、每一尊彩塑建立數字檔案,利用數字技術讓莫高窟“容顏永駐”。

        2008年底,莫高窟保護歷史上規模最大、涉及面最廣的綜合性保護工程開始實施。除崖體加固、風沙治理等基礎性工程外,還要完成莫高窟149個A級洞窟的文物影像拍攝、加工處理和數據庫建設,建設敦煌莫高窟游客中心,通過數字電影等現代展示手段,給觀眾提供了解敦煌的全新視角。

        結果是好的,但過程很艱難。不過,為了莫高窟壁畫的永久保存和永續利用,樊錦詩等人咬著牙解決了一個個難題?!白鳛槭刈o人,不保護好莫高窟,那豈不是罪人?!彼f。

        2014年8月,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運行,“總量控制、在線預約、網絡支付、前端觀影、后端看窟”的旅游開放新模式開始實施。2016年5月1日,“數字敦煌”正式上線。全球網友只要點擊鼠標,便能免費觀覽莫高窟30個經典洞窟的高清數字化內容及全景漫游。同時,游客接待大廳、數字影院、球幕影院等數字展示中心也投入使用。

        如今,在樊錦詩的推動下,敦煌研究院形成了一整套先進的數字影像拍攝、色彩矯正、數字圖片拼圖和儲存等敦煌壁畫數字化保存技術,制定了文物數字化保護標準體系。目前已完成了敦煌石窟211個洞窟的數據采集;130多個洞窟的圖像處理、三維掃描和虛擬漫游節目制作;43身彩塑和2處大遺址三維重建;先后上線中英文版本的“數字敦煌資源庫”,實現了敦煌石窟30個洞窟整窟高清圖像的全球共享。截至目前,“數字敦煌”資源網的全球訪問量已超過700萬人次。

        奉獻一生無怨無悔

        對于自己多年來的付出與努力,樊錦詩表示,她只是“接了一次接力棒,做了一個過程”,遺產保護仍需一代代人推動發展。離開院長職位后,她“要做點自己該做的事了”。

        她說的“該做的事”,是指規模達到100卷的敦煌石窟考古報告的編撰工作。2011年,第一卷《莫高窟第266—275窟考古報告》出版發行。兩分冊8開780頁的報告,運用文字、測繪、攝影等手段,逐窟記錄了洞窟位置、結構、保存狀況等,是洞窟最翔實的檔案資料。

        “考古報告是每個考古人最基本的工作。好看不好看,都得原原本本記下來。搞研究不是開會,必須靜下心來做,板凳不怕十年冷?!狈\詩說,“到了我這個年齡,就會感覺到,人生其實很短。國家培養你,你就要為社會做點事情。大家伙都努力做點事情,社會才會進步,自己也算沒白來世上一趟?!?/p>

        有人說,在敦煌呆久了,樊錦詩變土了,變糙了,吳儂軟語也被西北風吹硬了。實際上,樊錦詩把內心的柔軟給了心愛的事業。她說:“如果還有下一生,依然還是原來那句話,我為敦煌奉獻一輩子是值得的,無怨無悔?!?/p>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夢謠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水墨南迦巴瓦峰
      水墨南迦巴瓦峰
      甘肅敦煌:清潔定日鏡 提高反射率
      甘肅敦煌:清潔定日鏡 提高反射率

      ?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31510
      欧洲体育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