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k03dm"></legend>

      <legend id="k03dm"></legend>
    1. <listing id="k03dm"><thead id="k03dm"></thead></listing>
      
      <listing id="k03dm"></listing>

      <listing id="k03dm"><dd id="k03dm"></dd></listing>
      <code id="k03dm"></code>
    2. 新華網 正文
      直播專業:“畢業生被搶,在校生被盯”
      2020-07-21 08:18:1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在被譽為“史上最難畢業季”的這個夏天,云南一所中職院校直播專業的優秀畢業生卻“一個人可以在好幾個企業里挑工作”。

        直播行業的火爆導致用人需求突增。中國人民大學測算,僅淘寶直播一年就帶動就業超過173萬,李佳琦、薇婭等直播達人成為年輕人新的職業榜樣。名校在校生被企業盯上,培訓10天就火速上崗;直播專業從2月至今每天都有企業打電話“要人”;不少年輕人直言想“學直播”;學校招生規模擴大了3倍;浙江、廣東、四川超過40所高校開展校企合作輸送主播;MCN機構負責人到院校里提前挖人培養,等等。因為直播行業到處都缺人。

        不久前,人社部正式在“互聯網營銷師”職業下增設了“直播銷售員”,電商主播、帶貨網紅成為新的就業風口,這帶來了一些新問題:院校該如何培養直播人才?感興趣的學生該建立什么樣的職業觀?如何在直播紅海中突圍?

        最難畢業季,偏偏直播畢業生“可挑工作”

        18歲的周琪曾攥著手機在薇婭的直播間里搶購,如今她成了薇婭的同行,當上了淘寶主播。

        云南省騰沖市第一職業高級中學和淘寶直播合作培訓出來的第一批40名畢業生,還沒出校門就被企業“預定”。周琪和10名同學5月底從云南趕赴北京,6月上崗,在一家銷售居家用品的企業開始了自己的主播職業生涯。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企業的整體招工需求減少,她和不少同學都曾經為就業發愁,學校珠寶商務系主任王洪波也擔心畢業生“找不到飯碗”。沒想到,直播專業火了,北京的企業直接到學校招人,周琪和同學經過面試后馬上得到了工作機會。

        從2018年開始,騰沖市第一職業高級中學就從珠寶商務系篩選出感興趣、有潛質、基礎高的學生加入直播專業,并從廣州揭陽、四惠等直播基地邀請專業直播運營負責人給學生上課。

        今年,疫情給云南旅游業帶來嚴重打擊,本該畢業后到各大珠寶賣場就業的畢業生面臨失業危機,唯獨直播專業的畢業生十分搶手。2月開始,王洪波的電話就響個不停,每天都有企業打電話“要人”,優秀畢業生甚至可以在好幾個企業中挑,有的學生成為主播,有的學生則從事了與直播相關的其他工作,就業情況“非常理想”。

        “翡翠是云南的傳統產業,我們珠寶商務系一直在思考如何和互聯網結合。隨著互聯網平臺經濟的發展,以及直播經濟的興起,無論是機構、商家還是學生都逐漸認識到網絡營銷專業的重要性?!蓖鹾椴ń榻B,往年珠寶商務系學生僅招100人,今年擴招達到467人,主要是學直播相關專業的學生多了。還有年輕人直接找到學校,表明想“學直播”。

        就連未畢業的在校生也被企業迫不及待地盯上了。疫情以來,吳裕泰直播間帶貨量節節攀升,直播時長較之前翻倍,公司緊急擴充直播團隊從3人增加至7人。在這種情況下,中央戲劇學院播音主持專業的在校生周明經過10天培訓即上崗,讓吳裕泰直播間除了茶香還多了歌劇、評書、繞口令。未來,吳裕泰正計劃嘗試采用校企合作方式繼續挖掘直播人才。

        看似門檻低,但做到專業仍然很難

        架好手機,拿貨開說。當主播看似門檻很低,但想要做到專業仍然很難。

        周琪第一次上直播的時候,整個人都在發抖,背好的詞支支吾吾說不出來,連鏡頭都找不到。雖然在學校學過,但由于對產品不熟悉,開播并不順利。

        “關鍵是介紹產品時,是不是能真正打動用戶”,周琪不滿意自己目前的帶貨水平,性格原本內向的她正在鍛煉自己大膽開口說的能力,資料要背熟理解透才能在直播時信手拈來。上崗一個月,她的直播間只有100多人看,而有同學在實習直播時銷售量就達到四五萬,差距明顯。

        王洪波介紹,為了培養好直播人才,學校開通了12個淘寶直播賬號,供學生實戰培訓,最近還派了4位老師到杭州淘寶大學學習。

        第一年,學生主要學習電商營銷基礎知識、營銷學、珠寶知識等,第二年在專業知識學習之外開始嘗試實踐,除了主播外,客服、運營(助播、后臺、場控)、供應鏈等相關知識都要了解,學生要根據自己所報的不同崗位進行專業培訓。第三年下半年,學生進入企業頂崗實習,基本就是未來的員工。

        由于行業太新,教學內容往往需要根據實踐調整,畢業生也在反哺學校。王洪波和老師們常常蹲在學生的直播間里圍觀,了解行業的最新動向。

        比如,他們發現過去主播是只展示產品不露臉,現在主播多在展示產品時露臉,回去立刻要求學生學習如何在直播間里展示自己的形象,以便在將來獲得更多競爭力。

        有很多人認為,漂亮是成為優秀主播的關鍵要素。上海黑域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合伙人黑水卻不這么認為,“首要考察表達能力強、性格好,漂亮是加分項,畢竟別人不會因為你漂亮而下單”。

        毋庸置疑的是,今年畢業季,有直播電商經驗的畢業生最吃香。中國人民大學勞動關系學院的最新數據測算顯示,淘寶直播一年帶動就業超過173萬。與此同時,淘寶直播的人才需求呈現出更普惠、更靈活等新特征。在直播電商行業,七成崗位沒有學歷與經驗要求,更注重實際技能的考察。

        直播行業被年輕人所關注,也格外給年輕人機會。除了大眾熟知的主播,直播間里還誕生了助播、選品、腳本策劃、運營、場控等多種新職業。黑水表示,95后是在視頻、短視頻里成長起來的,他們的學習、購物、社交都在視頻里完成,做直播更有優勢。

        直播就業本身是一場創業

        有很多想當帶貨主播的年輕人說起自己的職業目標時,都大喊“我想要成為李佳琦”。

        事實證明,李佳琦不是培養出來的,院校、MCN機構也培養不出來李佳琦。相反,直播行業并不如想象中那么高薪,也并不如表面上那么風光。

        “很多小孩覺得這一行掙那么多的錢,還不累,多好”,黑水表示,很多人沒有清晰地意識到,直播行業背后的專業和艱辛。他以自己培養的一個主播為例,“開播幾小時,下播后要復盤,梳理今天的優點和需要改進的地方,晚上要工作到凌晨三四點,睡幾個小時后又要準備第二天的直播,很吃苦很受罪”。

        他直言,這個行業和大部分行業一樣,需要很辛苦付出才能突圍,“沉淀不了1000個小時根本摸不透這個行業”。

        BOSS直聘研究院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帶貨主播的平均月薪為11220元,盡管同比下降了近2000元,但在全行業所有崗位中,平均薪資仍然處于高位水平。并且,該領域中收入兩極分化現象嚴重,大型MCN機構主播的收入顯著拉高了平均值,71%的主播月薪收入在1萬元以下,每天工作10-12個小時是生活常態。

        王洪波也發現,直播行業內人才良莠不齊,需要提升專業度?!艾F在的主播文化層次和專業知識參差不齊,甚至有些連基礎知識都不懂就去直播。如果珠寶、服裝設計專業的學生能把專業積累融入直播體系,那么將對直播行業的專業性有很大的提升?!保ㄖ星鄨蟆ぶ星嗑W記者 陳璐)

      【糾錯】 責任編輯: 郭亞麗
      加載更多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高校暖心畢業“寄”
      高校暖心畢業“寄”
      雨荷
      雨荷
      夏日林周風光美
      夏日林周風光美

      ?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712414
      欧洲体育赛事